?
|
新聞熱線:0598-7222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更多》大田新聞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大田新聞網 > 孝滿巖城 > 
涂銀蘭:照顧病母是我的天職
2016-10-11 15:08:53?鄭宗棲?來源:  責任編輯:  

 

涂銀蘭給母親喂飯.jpg

涂銀蘭給母親喂飯

 

      5月24日,在濟陽鄉濟陽村舊街一間簡陋的出租屋里,筆者見到了剛剛被評為“十佳小孝星”的濟陽中學九年(1)班學生涂銀蘭。
      涂銀蘭正攙扶著母親,在家里昏暗的過道上慢慢地行走著,母親步履蹣跚,一旁的她不時地提醒著走路小心。涂銀蘭母親名叫章淑源,今年45歲,五年前得了腦梗塞。因為常年生病顯得較為蒼老,體態臃腫。在病情影響下,身子的右側,從肩到腳都失去了一些知覺,并比左側更為腫胖。
      “原本,我媽媽在村里大家都說她長得好看。”涂銀蘭說,“我做夢都想著媽媽能有一天可以好起來。”經過長期治療,章淑源的病情雖然有了好轉,但失去勞動能力,連吃飯上廁所這樣的基本生活能力也喪失了,最要命的是還失去了語言能力。
      為了照顧病人,他們把“家”從8公里外的上豐村搬到鄉里。父親常年在外打工掙錢扛起養家的重擔,而家里的事呢?還得照顧年幼的弟弟,這一切只能靠16歲的涂銀蘭。
      母親生病的時候,小銀蘭才11歲,從那時起她便成了這個家的“小媽媽”。
      做三餐的飯菜;給母親喂藥、喂飯;早晚兩次為母親擦洗身體端屎端尿,照顧弟弟,泡好熱水等父親下班回來……然后,再匆忙地跑到學校,上課、處理班務、當環保志愿者等等。
      “爸爸比我還累,他的工作不但辛苦還很危險,常常早出晚歸,有時他一回家里,就直接坐在椅子上,靠著墻壁就睡著了。”涂銀蘭從來沒有埋怨過什么,樂觀的她感覺自己是幸福的。“媽媽雖然不會講話,但可以通過手勢和眼神交流,讀懂她想表達的意思,有***陪伴我很滿足。”
       照顧母親和弟弟,小銀蘭再苦再累都可以擔當著,她最擔心的還是母親的病情。去年暑假,母親章淑源突然變得沉默了,不作任何聲響,喂藥不喝,喂飯更是不吃。有時,章淑源用她那只會活動的左手吃力拍打床鋪或是胸口和大腿,甚至還摔打身邊的東西。“那個時候,我特別的無助,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銀蘭哽咽地說。雖然母親不會說話,但銀蘭知道母親心里的所思所想。為了讓母親緩解情緒,銀蘭堅持每天為母親揉背按摩,防止她身體僵硬,堅持給母親講學校發生的趣事,或者說笑話。“不管媽媽能不能聽懂,媽媽只要能笑,便是最大的欣慰。”一有時間,銀蘭就攙扶著母親作體能康復訓練。
      “她總是忙著奔走于家和學校之間,但從來沒有遲到過,沒有丟下過一節課,學習上,她最‘拼’!還多次被評為縣級‘三好學生’。”班主任張書介紹說。
      同班女同學涂秋敏說,“我們女生都怕理科,理科也不是銀蘭強項,可她總有一股‘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勁,她是我們的‘班頭’,在學習上時常幫助我們。” 
      作為班長,小銀蘭還帶領班上的同學成立了環保志愿服務隊,收集廢紙、塑料瓶,賣了錢卻不是作為他們的零花錢,而是作為班費使用。今年元旦,學校組織舉辦了元旦晚會,銀蘭帶領同學們自編一個節目,所有的費用都是來自于廢品回收。
      不到一個月時間,小銀蘭要參加中考了。她的理想是考上高一級中學,將來再考上醫學院,成為一名醫生,“治好***病,讓更多的人遠離病痛”。學習成績優異的她,對考上高級中學并沒有過多的擔心,她所糾結的是到縣城上高中了,母親和弟弟誰來照顧呢?
      “把媽媽放在家里可以嗎?”筆者問道。小銀蘭一下子眼眶紅潤了,淚水從臉頰落下,低著頭不作聲響。是的,這么大的問題她小小肩膀如何扛得住呢。
      采訪中,筆者跟小銀蘭聊起了在第三屆全國道德模范評選中,榮獲全國孝老愛親模范稱號的三明學院學生曹陽飛宇“攜病重的父親上學”的故事,告訴她只要堅強,方法總比困難多。那一刻,發現小銀蘭的眼睛又恢復了原來的清澈,信心滿滿地說道,“我會堅持,媽媽給予我生命,照顧好她是我的天職!”

 

 鄭宗棲/文

?
快乐彩12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