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新聞熱線:0598-7222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更多》大田新聞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大田新聞網 > 外媒看大田 > 
“十里不同音”的大田“普通話之鄉”是如何煉成的?
2019-10-21 08:23:23?鄭宗棲? 來源:大田新聞網   責任編輯:   編輯:戴曉燦



放牛小組在學習普通話。


1958年,陳進四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圖中央短發女青年為陳進四)。



1958年,陳進四受到陳毅副總理的親切接見(前排短發女青年為陳進四)。



陳進四教群眾學拼音。


是“福建”?還是“胡建”?福建不少方言區的人們說話“h”“f”不分,還有變扁的翹舌音、消失的后鼻音等諸多魔幻地瓜腔式普通話發音,令人聽了一臉懵懂。不光是外鄉人聽不懂福建人的一口“閩普”,連福建人自己也想吐槽老鄉們講的是什么。

而在閩中大田,普通話得到普及。上世紀50年代,這里因為推廣普通話工作成為全國矚目的“紅旗單位”,被譽為“普通話之鄉”,成為我國方言區第一個普及普通話的市縣。山區大田是如何造就這一奇跡的?

十里不同音

大田縣自然實體為“九山半水半分田”,山巒阻隔,早年境內“十里不同音”。

“這是跟大田地理環境和建縣歷史大有關系的。”大田縣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盧作福介紹,大田縣原是尤溪、永安、漳平、德化分轄之地,處于延、漳、泉三府之交,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割尤溪縣14個都、永安縣1個都、漳平縣1個里10社、德化縣1個團置縣。

這個建置特點,造成了大田方言繁多。全縣方言大體可分為:前路話、后路話、閩南話、桃源話、客家話五種,甚至同一個村都有著不同的語言。境內方言復雜,鄉親溝通交流困難,特別是前路話和后路話之間交流起來,有如“雞同鴨講”。

“新中國成立前,縣內僅有初級中學1所,教師37人,學生101人;小學57所,教師120人,學生612人。”盧作福說,全縣會講普通話的人僅占總人口的2.27%。

因語言的障礙,曾經發生過許多痛苦與尷尬的事。吳山鄉一位名叫陳賢才的農民,講的是帶有“地瓜腔”的閩南話,他在永安參加鐵路建設,因為不會聽,更不會講普通話,獨自一人找不到回家乘車的車站。最終,他只能挑著行李走路回家,這一走整整走了3天。

1949年9月,大田解放。解放軍在大田剿匪,南下干部發動群眾開展剿匪反霸和土地改革運動,群眾聽不懂普通話,干部和解放軍戰士聽不懂大田話。特別是吳山鄉崇山峻嶺、交通閉塞,隔山隔水,除了個別富家子弟,大部分農民目不識丁。鄉里曾叫一個地主的兒子當翻譯,他偽裝積極,竊取了農會主席職權,使貧苦農民遭了不少罪。1951年,駐謝洋鄉的剿匪部隊讓一位群眾帶路,他因為聽不懂普通話,本來要到1.5公里外的落洋村,結果錯帶到7.5公里外的象山村。

在政治上、經濟上得解放的大田人民,迫切要求在文化上求翻身。于是,一場以普通話為突破口的文化學習熱潮被自覺掀起。1951年,大田縣開始推廣普通話,要求各級干部在開會、打電話、市場商品交流中都要講普通話,學校用普通話教學。盧作福介紹,“1952年,縣里成立識字運動委員會,培訓速成識字班師資290人,開辦71個班,有學員4000多人”。

1958年1月,全縣學習貫徹周恩來總理“推廣以北京語音為準的普通話就是一項政治任務”的指示,如吳山鄉組織群眾苦學4個月,上課105天,提前實現“無文盲鄉”“普及普通話鄉”。

積極分子陳進四

“福建有個大田縣,山高峻、少人煙……鄉鄉社社辦學堂,學習知識掃文盲,‘推普’工作創奇跡,紅旗永飄戴云山。”這首上世紀50年代流傳在大田的民謠,正是當時“推普”的真實寫照。

1952年,大田縣辦起1000多所民校,組織全縣90%青壯年參加學習,掀起了干部群眾處處學、處處講,親教親、鄰教鄰,夫妻互教,兒女教雙親的萬人教、萬人學的推廣普通話熱潮。1958年,全縣5.95萬名青壯年,會講普通話的占了86.5%;1.89萬名少年,會講普通話的占了96.4%。黨中央理論刊物《紅旗》雜志第四期曾以《福建一個鄉的奇跡》為題,作了專題報道,為方言地區如何推廣普通話提供了寶貴經驗。

奇跡的創造來自于勞動人民的智慧,大田縣“推普”也不乏其例。當地采取“結合生產,結合掃盲”的辦法,把普通話帶到山上、田間、工地、課堂、會場、商店等場所,做到“做什么講什么,見什么學什么”。沒有教師,就采取“能者為師,互教互學”的辦法;沒有教材,就把日常生產、生活及工作中常用話編成課本。

吳山鄉在“推普”中還創新了“看物識字”做法,在家庭內外的每件物品上都標上物品名稱和漢語拼音。如,在椅子上注“椅子”兩字和拼音“yǐzǐ”。看到什么就可學什么,屋里貼滿了識字的字條,村頭路口也標明了各類名稱。生產隊出工干活前,隊長要把當天活動內容寫在小黑板上,如“今天去半山隴插秧”,并注上拼音,插在路口,群眾出工學習一遍,收工復習一遍。

在“推普”過程中,涌現出一批以陳進四、涂秋為代表的學習文化積極分子。陳進四出生于農民家庭,1952年僅13歲的她渴望上學,但又苦于沒有學習條件,天天忙于生產。她想出了個好點子,與鄰居幾個小伙子結成小組,輪流放牛,輪流上學,互教互學。沒有毛筆、紙張,她就用樹枝當筆,在地上練字;沒錢買課本,她就上山砍柴賣。平時書不離身,稍有空閑,家里、山上、田間到處是她學文化的場所。

今年80歲的陳進四,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上夜校時,每位掃盲教員負責召集小組成員學習,邊學邊教,邊教邊學,當時沒有電燈、手電,大家全是一手拿著竹火把,一手練字學習。誰沒教好或沒學好,就要扣積分2分,平時講方言被人發現后要罰洗廁所。

“普通話改變了我的一生。”陳進四說,她脫盲后成為民校民辦教師,后來又擔任過公社團委書記、黨委副書記,在廈門市同安區總工會副主席崗位上退休。她曾4次被評為全國“掃盲”“推普”積極分子,1958年晉京參加全國第一次普通話教學成績觀摩會,受到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的親切接見。1959年,陳進四作為福建省代表出席了全國第二次普通話教學成績觀摩會,并在大會上作了大田推廣普通話的經驗介紹。

“推普”紅旗不倒

“文革”期間,全國各地夜校停辦了。然而,大田縣廣大干部群眾依然堅持學習文化,堅持文字改革,堅持推廣普通話。“1972年,吳山鄉還展開‘保紅旗’工作,復辦夜校,再普及普通話。”盧作福說。

改革開放后,全縣“推普”工作不斷向廣度、深度發展。在學校教學中,不論城區學校,還是偏僻的山村初小,教師上課一律用普通話授課。縣、鄉、村各級會議和各單位、部門辦公一律使用普通話;廣播、文藝宣傳堅持用普通話;電話、市場貿易堅持用普通話。同時,還邀請了各地教授專家來指導、訓練,以提高使用普通話的水平。

上世紀80年代,縣教育部門創辦“注意識字,提前讀寫”教改實驗班,把“推普”同教學改革結合起來,實驗班學生能夠掃讀漢語拼音讀物,辦手抄報,提高寫作水平;各中心小學一年級開展“直呼音節教學實驗”,充分發揮漢語拼音在發展語言、提高智力和提高普通話水平的多功能作用。1986年,大田縣再次被國家教委和國家語委評為“全國文字改革和推廣普通話先進單位”,推廣普通話工作再次推向高潮。

以吳山鄉為紅旗,大田縣“推普”工作創造了奇跡。1958年,當地籌建“推廣普通話展覽館”,展示了全縣自1951年以來農民群眾學習文化、掃除文盲、學習使用普通話的成果,這也是全國唯一的以“推普”為主題的展覽館。2006年,大田縣應國家教育部語用司和福建省語委辦的要求,第三次重置“吳山推廣普通話展覽館”。在保留舊館資料的基礎上,新增1985年以來該縣開展語言文字工作情況的資料照片,共有照片310幅、實物展品50余件,分4個部分展示了70年來大田縣推廣普通話的歷程,每年要接待各地參觀者近萬人。

近年來,大田縣依托學校這一“推普”教育的主陣地,將普及普通話和語言文字規范化的要求納入教學和學生技能訓練的基本內容,通過開展普通話知識競賽﹑“啄木鳥”行動﹑書法大賽﹑演講比賽﹑征文等活動,營造了“人人說普通話,處處寫規范字”的良好氛圍。據大田實小校長張江梅介紹,學校將以“一字一句讀好書,一生一世做好人”作為校訓。

悠悠70年,大田縣“推普”工作所取得輝煌成果,凝聚了幾代語言文字工作者的心血。如今,“推普”這面旗幟,歷經歲月的洗禮,在傳遞中依舊高高飄揚,愈加鮮艷奪目。

?
快乐彩12选五开奖结果